搞性教育、做脱口秀:这届00后的性知识,比你专业

2019年情人节,一款名为《自我性赖》的游戏

在网络上悄然走红,

这是中国第一款性教育游戏,

开发者是7个00后高中生。

他们不满足于中国青少年性教育现状,

用业余时间做了这款游戏。

上线一周,下载量就达到8万次,

玩家来自世界各地,好评率88%,

有人评价:“基本是笑着玩完的,

虽然演技很尴尬,但很有教育意义。”

与此同时,21岁的大三女生王薇,

从15岁起开始策划性教育讲座,

过去五年已经在全国办了60场,场场爆满,

她的讲座很像脱口秀,语言辛辣有趣,

“蛋疼是闲的还是有病?”

“饺子是男的还是女的?”

她还自编免费全套性教育课件,

入围了果壳“2019年度科普贡献奖”。

在依旧谈性色变的中国社会,

几个00后已经先行破冰,

以自己的方式对同龄人、对社会普及性教育。

他们说,

“既然家长老师们羞于谈性,

我们就自己来教育。”

自述Sharon 王薇 编辑周树婷

王薇和团队成员

2020年即将到来,更多00后跨入了成年人的行列。

2015年,中国青年组织发布的《大学生性与生殖健康调查》显示,中国15-24岁青少年首次性行为平均年龄在17岁左右。而美国的首次性行为平均年龄大概是15岁。首次性行为的低龄化趋势已经是全球范围的普遍现象。

然而,在中国,与世界趋势不同的一个数据是人工流产也在变得低龄化,24岁以下女性人工流产数年均超过1000万,其中50%是多次人流。

《2015大学生性与生殖调查报告》,中国青年网络

15至24岁的青少年中,35.1%遭受过不同程度性骚扰和侵犯。“这和性教育的缺失是直接相关的,”中国青年网络的创始人之一唐昆说。

无法从学校和长辈那里学到足够的性知识,00后开始自救。

上海中学的7个00后高中生,做了中国第一款性教育游戏。深圳女生王薇,15岁就开始自己撰写课件,办性教育讲座。我们采访了她们,以下为她们的自述:

“其实家长比我们更需要性教育”

Sharon,17岁

《自我性赖》开发团队队长

《自我性赖》这个游戏是我们高二做的。去年10月,有一个青少年创新项目大赛“China Thinks Big”,宗旨是 “为世界做出一些改变”,我们就想我们能做点什么。

记得那段时间网上一直出现高中女生怀孕或被性侵的新闻,让人揪心,其实身边很多同龄人性知识都很缺失。但是另一方面,学校请妇产科医生来做讲座的时候,好多人都在哄笑,可能这种教学的方式过于严肃和直白,和我们比较有距离。

当时我们就想,如果用一种更私密、更有趣的形式来讲解性知识,大家会不会更有学习的欲望?就萌发了以游戏来做性教育的想法,边玩边学,会有意思很多。

性教育游戏,国内可以说没有先例,国外案例也很稀少。在全球知名的steam游戏发行平台上,只有一款美国的性教育游戏,和一个瑞典的。但这两个游戏都是动画形式,不是特别有参考价值,而且这么短时间内做出一个精美的大型动画游戏,难度也很高。

《超级情圣》游戏截图

后来我们发现一个特别火的美国真人电影互动的恋爱游戏,叫《超级情圣》。这个游戏是教大家怎么谈恋爱,画面全部真人实景拍摄,设置各种恋爱情境,让玩家做选择题,通过选择的结果揭示情节的下一步走向,从而把恋爱的方法技巧教给玩家。

我们觉得,这种游戏的制作成本和技术难度相对较低,容易上手,而且真人扮演的互动方式让玩家更有代入感,就决定借鉴。

《自我性赖》团队:安志,alvin,niketa,sharon,yingyi,elven,angela

我们团队一共7个人,5个女生2个男生。剧本是我们一起头脑风暴策划的,同时参考了《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》及各类文献,设置了四个章节:

第一集,过早发生性行为;

第二集,性行为传播疾病;

第三集,男女生青春期性别差异;

第四集,性骚扰。

游戏以一种看小电影的形式展开,以几个日常情景为选项点:在男朋友家玩到很晚,是回家还是住一晚?和男朋友亲热,下楼买避孕套还是不买?一个月后身体不适,是买验孕棒检查、向妈妈坦白、还是算了?

玩家做出不同的选择,会导向不同结果,一旦做了错误选择,会导向一段性知识科普环节。

游戏截图

我们一起写剧本时经常会从不同性别看问题。

比如第一集讲安全套避孕,女生会从女主的角度揣测她的心理,就问为什么男生有时候想要无保护性行为?男生就会从他们的角度来想,最后我们编出一句台词:“那个东西戴上你和我都没有感觉的,而且我也不会进去啦,就在外面蹭一蹭。”到第三集,我们写成了男生女生不同视角的双线剧情。

我们团队的安志,业余时间已经在自学游戏编程。游戏设计的技术问题基本都是他负责,其他人负责调研、翻译、制片和拍摄等各个环节。

为了攒剧情,我们去妇产科医院做采访,自己成立了一个公众号,在上面发布调查问卷,在qq好友间、微信朋友圈转发,问一些类似于“你在学校有没有接触过性教育” 、“有什么渠道获取性知识”这样的问题。

剧本写好了,结果发现最大的问题是找不到演员。身边的同学都不太愿意参与到这种“性”话题的拍摄。安志想了个办法,骗了一个男生好朋友,把他弄上了滴滴,然后才说是找他演戏。人已经上车了,那男生就硬着头皮答应了,当然最后还是花了200块请他吃了个饭表示感谢。

游戏截图

男主角“骗”来了,我亲自上阵当女主。场景有的就在同学家,有的在民宿。一些镜头我们通过第一视角,比如安志骑在男主身上、手持相机的方式来拍,有点借鉴了游戏第一视角的玩法。真正开始拍摄之后,也是有点尴尬。我们其实都没有什么经历,也属于吃瓜群众。有一些关键的亲密场景,就直接黑屏暗示了。

拍摄加剪辑,大概10小时就搞定一集。游戏成本一共就3000块。拍摄道具、场地租用等花了1000块,2000块则主要花在游戏上线和服务器的维护上了。

整个游戏从开发到上线,一共花了四个月,基本上没怎么耽误学业。

我们自己也是边拍才边学习很多知识,比如:以前不知道白带是什么,现在知道了;原来避孕除了用避孕套,还有多种不同的方式。

游戏做出来,周边的同学试玩之后,发现真挺有教育意义的,大家就争着要来当演员,后面的拍摄就不愁找演员了。

早先准备发布时,我们和几个国内游戏平台谈过,直接就被拒绝了,觉得我们这个游戏是在打黄色擦边球。但其实全程都没有任何暴露镜头。

在steam上火了后,逐渐开始有国内平台接受,也在B站和闪趣上发布了互动的视频版本。因为这个游戏,我们B站和微博的粉丝一下涨了好多,也会根据网友的评论不断完善知识和剧情,修复一些错误。

这个项目后来拿了全国选拔赛特等奖亚军。我们准备还要再做下一集,大致的方向都已经定了,内容暂时保密,留点悬念。

手语版性教育课程

今年,我们也做了聋哑人手语版的性教育视频。当时因为关注到聋哑人在人口贩卖和性交易上是占了很大比例的,就想做一个针对他们的版本。

整件事老师一直都很支持,但一些家长很疑惑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,他们就说为什么要花很多时间在性教育这件事上,说会不会影响不好。

我们觉得有时一些家长更需要性教育,他们很多就觉得这个话题肮脏、羞耻,这样的观念也是需要更正的。我记得以前北师大刘文利教授说过一句话:性教育不应该以年龄划分,而应该以认知为基础划分。

我们期望随着未来80后、90后当家长时,性话题可以更平等、开放地被接受。

“性教育其实是一种生命教育”

王薇,21岁

莓辣性教育创始人

我15岁时,某天在学校公交车站附近遭遇了暴露狂,第二天我和舍友说起这件事,她突然哭了。

我当时很惊讶,想难道不应该我先哭吗?她这才跟我说,初中时她就在公交车上遇到过色狼贴身骚扰,但是从没对任何人说起。

我预感这应该不是个例,就开始询问更多的同学,竟然发现班上1/4的女生都曾不同程度遭遇过性骚扰或侵犯:被陌生人抚摸、被亲戚朋友猥亵……而且都是第一次说出来。

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就在同学间做了个小调查,发现尽管都已经上高中了,80%的人都没有什么真正的性知识。男生似乎从一些色情网站或电影知道得更多,但其实很多是谣言和误解。女生就更无知,很多居然连怎么避孕都不知道,也没有要预防性侵犯的意识。

我觉得这和我们谈性色变的社会环境有很大关系。想着不能再这样沉默下去了,我就开始自己做性教育课程。

王薇,别名 “色阿”

那时我从高一升上了高二,为了写课程策划,课余时间看了很多专家论文和报告。我英文也不太好,就硬啃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英文版的《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》。

我把全部性知识体系浓缩成1个半小时的课件,准备先在自己的学校办讲座。联系了教导主任,把事先排练了无数次的演讲稿试讲了一遍,也通过了。同时在学校做广播宣传,联系专家,一切就绪。

就在讲座要开始的前3个小时,我的年级组长突然来了一通电话,说取消了。我去跟他对峙,他只说了一句:你有病。他可能觉得我一个高二女生,做这种事是在开玩笑。反正也没给其他理由。我大哭了一场,后来就只在同学间办了个小型分享会。

王薇自制的性教育课件

我们还编了一套完整的性教育课程体系,从出生、初潮、青春期、避孕、防性侵、艾滋传播等各方面都详细涉及,免费开放给有需要的人使用。

2016年11月,当时读大一的我又回到高中母校。我找到教导主任,把我们更成熟的课程体系和推广方式说了一遍,这次没有被阻止。

讲座现场

第一场讲座来了300多人,一共持续了1个半小时。都是高中的学弟学妹自愿来听。我们的讲座是脱口秀的形式,不断抛梗来调动气氛,同时还穿插一些冷门有趣的性知识。

当时因为爆满,很多人就坐在地上,大家提问也特别热烈。比如 “男的能不能吃避孕药”、“自慰什么频率算正常”、“处女膜到底是什么样”之类有趣的问题。

讲座结束后,有学妹偷偷来问我,说她跟男朋友前一周末刚发生了无套性行为,她很担心会不会怀孕,自己完全没有概念。

还有一个高中男生问我:如果要发生性行为,怎样可以让自己的女朋友不那么痛,要注意些什么。我挺高兴现在的高中生也懂得照顾伴侣的需求了。

其实性知识和性行为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。从数据来看,中国首次性行为的平均年龄是16.4岁,而荷兰从幼儿园就开始性教育,他们首次性行为的平均年龄是17.9岁,接近18岁。

其实大家知道得越多,反而越谨慎,如果什么也不知道就直接去做了,反而最终无法应对。

王薇和志愿者团队

2018年我正式注册了公司,跟深圳疾病控制预防中心合作,开始更系统地推广性教育。也培养了自己的讲师团,目前80人,大家都是全国各地的在校学生,都是95后、00后。

我家人到去年才知道我在做这件事,以前我一直保密得很好。他们一开始不是很高兴,公众号曾经还被我父母勒令删除。后来看我一直在做,也慢慢接受了,我爸在困难时还资助过我一万块创业资金。

讲座现场,摄影:我要whatyouneed

我觉得00后的性观念更加包容,也更加注重个性。70后、80后可能只有非常私密的朋友之间才会聊性,但是00后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公开地发表看法,也更愿意去维护男女平等、女性权利、个人选择等等。

性教育不只是性行为安全,或者防性侵,其实是一种生命教育。它会影响我们的视角、价值观、很多方面。

希望有一天我们的社会可以平常地讨论性、面对性,这就是我想看到的。

80后青年教师唐昆,现任清华大学公共健康研究中心助理教授,关注中国青少年性与生殖健康已经15年了。

2002年,还在北大基础医学部读大二的唐昆,带着志愿者团队在北京地坛医院门口宣传如何防治艾滋病。“当时好多人来围观,一个青年人推着自行车凑过来,在人群外围问在干什么,当听到是宣传防治艾滋病,马上推着自行车跑了。”唐昆说,这个逃跑的背影至今让他记忆犹新。

为了传播健康的性知识,之后他和几个中国人民大学的同学,在中国计划生育协会的支持下,于2004年成立了中国青年网络。通过培训大学生志愿者,让他们以“同伴教育“的方式走进高校、社区,甚至流动人口聚集地或娱乐场所,去给年轻人传播艾滋病预防、防性侵、避孕等全面性知识。

目前中国青年网络的志愿者已经覆盖全国30多个省市,有300多所合作院校。

一条连线远在加拿大的唐老师,希望听听他对于当代青少年性行为的观察。

中国青年网络组织的志愿者培训

Q:性教育时,为什么要采取“同伴教育”的方式?

A:性与生殖健康这件事情是很私密的,用传统的老师对学生的讲座形式来讲,接受的程度不会那么好,尤其是老师跟学生之间有年龄的隔阂,年长的人想法不一定符合年轻人的想法。所以我们就用所谓同伴教育的方式。让一些年轻人先获得性知识,再传播给他们身边的人。年轻人给年轻人讲,接受度会比较高。

Q:你们办的这种“同伴教育”的性知识讲座,接受度如何?

A:我们其实不是单纯的讲座,它是一种互动的形式,包括做游戏、分享等,在互动中传授知识。经常在活动结束以后,有些人会悄悄地跑到你旁边,跟你说我曾经遭受过什么事情,或者是我有什么样的困惑。很多人后续还会继续跟我们保持联系。

王薇讲座现场 摄影:我要whatyouneed

Q:中国性教育的发展过程和现状是怎样的?

唐:其实性教育的推广,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,周总理就已经提出了。但最后就变成了生理卫生教育。而且即便是生理卫生教育,第一它占的课时非常少,第二它讲的内容非常浅,实际上根本不能覆盖青少年现在面临的一些问题,听过之后也没有什么印象。

2000年初的时候,有一些性教育的模式从国外传播到中国,中国计生协和联合国人口基金等一系列国际组织合作,把国际性教育的经验本土化,形成了一个培训手册,但是直到现在也没有贯彻下去。到现在,从小学到初中、高中,性教育在我们国家仍然可以说是一个缺失的状态。

Q:禁欲教育能成功吗?

A:从数据上来看,现在中国青少年的初次发生性行为的年龄是越来越低的。2015年的时候是17岁左右,现在5年过去了,数据应该更低。而且现有的研究表明,不论80后、90后、还是00后,只要是处于15至24岁这个年龄段的时候,他的性行为一定都是活跃的。

中国15-19岁青少年重复人工流产状况、影响因素及流产后服务现状调研,北京大学护理学院,2017

Q:在这种情况下,性教育的缺失,有什么影响?

A:性知识缺失的影响,直接反映在人流数据上。前年,北京大学做了一个15至19岁青少年意外妊娠的调研,发现农村和城市在数据上没有太大区别,也就是说性活跃度是类似的。但是东部城市的青少年的人流数据,跟西部农村青少年相比,反而是更低的。

《2015大学生性与生殖调查报告》,中国青年网络

还有性侵。很多农村地区的孩子,根本都不知道他们遭受了性侵,比如别人去摸他的隐私部位或有猥亵行为,他不会去说,因为他不懂。这个实际上是很让人揪心的一件事,受了侵害却并不知道,完全就是因为教育的缺失。这种基本的自我防范和保护,或者说识别危害的一个能力,是性教育能够给他的。

Q:性教育从什么时候开始是合适的?

A:性教育是不是越早开始越好,学术界其实一直也有争论,迄今为止从统计数据上来讲,也没有一方能够说服另一方。但是我觉得如果把人的成长看成一个整体的过程,在不同的阶段都会遇到不同的问题。

比如现在的小朋友,还在上幼儿园,已经学会说“我有女朋友”了,他可能根本不知道女朋友是什么意思,但他已经听会了这个词,实际上这个时候就应该对他进行性别教育了,比如说你要怎么对待女孩子,你怎么去有一个更加平等的性别意识。这是在这个年龄可以教他的,并不一定是要教他性行为。所以在不同年龄给予适宜这个年龄的性知识,这就是我们说的全面性教育。

王薇讲座现场

Q:00后这一代人对待性这件事,和前一代人有什么不同吗?

A:00后的父母可能是70后、80后,对性教育这件事本身也会宽容很多。很多家长会很关心怎么给孩子提供性教育,会主动寻求这方面的知识。

我们国家卫生部、卫健委、计生协、疾控中心等等机构实际上已经有一系列的政策,要求学校去推广性教育,但是真正能执行的学校凤毛麟角,教育部门和教育者本身的观念还是比较固化的。如何在九年义务教育阶段开展全面性教育,这才是解决中国性教育缺失问题最核心的一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